目前分類:情慾小說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花開

開在花中央的是你黑色瞳孔

清澈無濁 如水鏡般明亮的眼睛

你的視線 如花蕊上蠕蠕爬行的小蟲 舔遍我的全身

淫蕩的肉體在跳躍 貪婪的血液在沸騰

我的身軀 在靡靡的喜悅中烤焦 在綠色的鬼火下翻滾

你的眼神 纏繞我的肌膚 一圈又一圈

紅牡丹滴下隨喜的蜜汁 伴著喜悅墜入地獄

往下直探深淵

在那底層 是瀰漫芳香、絢爛華麗的極樂淨土

在那裡面 是壯闊無垠、繽紛璀璨的萬花筒

那是這個小世界的全部

我確實明白

輕易打開窺視孔的世界 美妙絕倫

因為那是我的初戀

 

 

繪草紙

 

明治二十多年的春天,在一個陽光普照的午後。

剛滿四歲的雪子,在母親(松)的懷抱裡,從遙遠的會津來到東京。雪子對於初次到訪的東京,一切都覺得很新鮮,驚訝不已。首先是空氣,那種暖呼呼的感覺,和仍舊積著厚雪,還稱不上春天的會津盆地完全不一樣。還有,人很多,來來去去,十分繁忙。

而最讓雪子驚奇的,莫過於汽車。從未實際見過汽車的雪子,對前來車站迎接她們的進口車,直瞪著眼睛看。在那個時代,對大多數的庶民來說,汽車還是很稀罕的東西。由於那發出大響聲的黑色鐵塊,好像什麼可怕的野獸,以致一駛近雪子,雪子就哭了起來。

松一邊哄著哭鬧的雪子,一邊將她抱進車內,企圖用糖果和玩具安撫她。但是,汽車一開動,正在啜泣的雪子,態度突然一變,停止哭泣並把臉貼在車窗上,被全然不同於長期飄雪的白色會津,宛如異國般的東京景色,深深吸引。

松一邊看著雪子的舉動,一邊憂心地輕輕嘆了一口氣。松心裡想著,不知道這孩子能不能適應以後的新環境?自己這樣的選擇,對親愛的女兒來說,真的是最好的嗎?

松到現在還在為這件事煩惱不已。但是,儘管迷惑,松心裡也十分清楚,事到如今已經無法回頭了。

汽車一直沿著長長的黑牆行駛,松這麼覺得。不久,引擎突然發出特大聲音,車停了下來。

司機恭敬地打開松和雪子就坐的後車門後,松清清楚楚可以聽見,愉悅的音樂和興奮的嘈雜聲隨著溫暖的風傳來。松抱著雪子下了車,穿過掛著用粗毛筆寫著「村井」門牌的華麗大門,好大好大的庭園,就在眼前擴展開來。

同時,可聽見來自各處的樂器伴奏聲、小孩的歡鬧聲,以及醉酒者的笑聲。松再往前走,各式攤販比鄰而立,好吃的關東煮和年糕紅豆湯的香味,陣陣撲鼻而來。

「喂,雪子,等一下。」

心情完全轉好的雪子從母親的懷抱跳下,用不穩的步伐,搖搖晃晃地往裡面走去。路邊正在玩耍的,大概是當地的小孩子,他們一邊吃著豆沙年糕和紅豆糯米飯,一邊好奇地看著雪子。

膽大天真的雪子對母親的勸阻充耳不聞,隨意地快步往前走。

松緊緊跟在雪子後頭,走了一會兒後,驚覺景象大不同,只見眾多藝妓圍繞在似是有錢的大爺身邊,以及盛裝打扮的貴太太們優雅地在盛開的美麗八重櫻下談笑風生。

「雪子,不可以去!」

松好不容易追上雪子,拉住她的手臂,把她抱起來。但是,不知什麼原因,松停下腳步,不想再往前走也不打算往回走。松緊緊抱住雪子靜靜站在樹底下。

對於母親這樣的舉止,雪子感到很奇怪。雪子抬起頭來,看著母親蒼白的臉,突然,發覺好像有個人站在她面前,定睛一看,原來是個穿黑色帶家徽禮服的小孩子。

這個外表俊秀的小孩子一動也不動地凝視著雪子。這男孩長得一副瓜子臉,面色白皙,輪廓分明的紅唇,而且漂亮眉型下有雙溫柔的大眼睛,即使還不懂美醜的雪子,也覺得他非常可愛。

「你就是章一郎?」

松朝著孩子這樣招呼他。孩子的視線開始從雪子轉移到松,然後,很有禮貌地回答「是」。接著,有個人急急忙忙往這裡走來,再三向松和雪子點頭,邀請她們進去裡面的客廳。

那間宅邸非常寬敞。雪子被母親抱著,四處東張西望,好像到了現在才感到不安。松被請到大房間的正席就坐,雪子坐在松的旁邊,而盤腿坐在上座的肥男正低著頭。

雪子充分觀察了那個男人的臉。雖然雪子從來沒有看過這個人,但總覺得他是個笑瞇瞇地和藹可親的人,可是很奇怪地,看他對松耍威風的樣子,給人的感覺並不怎麼好。

這個健壯多肉的男人,鬍鬚和眉毛都很濃厚,從袖子裡直挺挺伸出來的肥手臂上全是亂蓬蓬的毛,雪子覺得他看起來好像是一隻熊。

「啊,喂,雪子!」

松著急地呼喊坐不住而踏著不穩步伐搖搖晃晃走出去的雪子。

「好了,好了。喂,章一郎,去和那孩子玩。」男人呼叫剛剛在庭院見到的孩子。

那名叫章一郎的少年很快來到,溫柔地微笑著去牽雪子的手。

「喂,我們來這邊玩?」

雪子被章一郎帶到外走廊。那是個美麗的日子,在暖洋洋的天氣中,櫻花的花瓣如薄雪般隨風飄散,一片粉紅花海,宛如夢境一般。

「妳叫雪子。」

對於這個好像很聰明的孩子知道自己的名字,雪子很訝異,答了一聲「嗯!」並微微點頭。

「那麼,就是小雪了。今後,我就像你的哥哥一樣。」

「哥、哥?」

「是的。小雪是我的妹妹。」

「不要!」

不知為什麼雪子突然感到反感,直截了當這樣說。

「不要。哥……不要。」

雪子一反過去溫順的性格,突然結結巴巴地抗議。章一郎張大眼睛,直盯著小姑娘看。

「小雪,妳是從會津來的。那裡的人都有那樣的口音。……很奇怪呀!」

雪子不大明白章一郎究竟在說什麼。不過,雪子知道,章一郎在否定她什麼,於是厭惡的情緒開始深入整個小心靈。

「小雪,妳這樣的說話方式很可恥,以後最好不要跟別人這樣說。妹妹要是說話腔調怪怪的,我也會覺得很可恥。」

章一郎嚴肅地凝視著雪子的臉這樣說。

章一郎這番話,對日後雪子的性格造成莫大的影響。僅僅四歲的雪子在東京生活時,雖然不久就忘記會津的口音,但對自己的說話方式或腔調感到可恥,以致原本活潑愛說話的雪子變得沉默寡言。

 

櫻花凋謝、新芽吐綠時,雪子的母親松和麴町的酒商村井榮之助舉行了婚禮。對雪子而言,就像章一郎所說的,一夜之間有了哥哥和父親。

雪子過去沒有父親也沒有哥哥。只有母女兩人的生活,如今一下子完全改變,突然出現了父親和哥哥,還有許多傭人圍繞在自己身邊。

雪子見到章一郎的當時,章一郎八歲。但是,雪子最初見到章一郎這個孩子時,他出奇安靜而且目不轉睛地盯著雪子看,讓雪子感覺很討厭。雪子發覺,章一郎的眼神好像懷著什麼惡意。

但究竟是什麼惡意,雪子全然不知。只覺得像是恐懼黑暗那樣,有什麼來歷不明的可怕東西要來似的,而害怕那個孩子。

同時,雪子又被大她四歲的哥哥強烈吸引。章一郎一雙眼睛就像兩顆大的黑色火成岩般,黑而明亮,只要看一眼就會被深深吸引。章一郎給予雪子的最初印象是臉蛋非常可愛,但一起生活時,雪子發現,章一郎比起任何同年齡的孩子,擁有更來得漂亮的容貌。

而有這樣優秀的男孩為兄,雪子幼小的心中也不免暗自得意,雖然覺得章一郎有點可怕,但周圍的人都說他們兄妹感情很好,於是乎,雪子開始接近章一郎。

初秋,松懷孕了。

十九歲時生下雪子的松,以還不到二十三歲的年輕年紀,很快就懷了榮之助的孩子。

「哇!松,太棒了,太棒了。」

邁入五十歲的榮之助,聽到這個消息格外高興,簡直興奮到要跳了起來。

松由於嚴重害喜,終日躺在床上度日,但雪子並不以為意,只要女傭稍微不注意,就馬上想跑去母親房間,結果,每每被大家制止而每天哭鬧。

松的身體狀況穩定後,肚子愈來愈大,榮之助兩眼無神,看起來好像在留口水的臉龐顯得非常擔心。

「小雪,我們去玩!」

章一郎覺得那些大人的事很無趣,經常邀雪子玩,即使家族齊聚一堂吃飯,也試圖提早開溜。雖說和雪子玩,但只有四歲的雪子常有女傭跟隨,而這對正好玩又作為雪子玩伴的八歲章一郎來說,未免有點累贅。章一郎和雪子,他們頂多就是在屋子裡一起唱歌或一塊兒玩娃娃。

「小雪的睫毛好長呀,好像兔子喔。」有時,章一郎會抱著雪子,觀察她的臉這樣說,或是輕輕碰觸雪子如年糕般的臉頰,或是玩弄她好似紅葉的手。

不久,期望的孩子誕生了,知道那是個男孩後,大宅邸裡馬上舉行慶祝活動,熱鬧極了。比章一郎小八歲、比雪子小四歲的弟弟,被取名為「明彥」。

雪子由於長時間被母親疏遠,不但心裡很難過,對家裡的歡樂氣氛也充滿困惑,甚至看到剛誕生的寶寶,也只當他是個皺巴巴的奇怪紅色生物,害怕地緊緊抱住因生產而疲憊不堪的母親。

雪子能夠理解自己有了弟弟,是從看到寶寶在松的懷抱裡,活潑喝著來自發脹的乳房的奶,漸漸長大成人樣開始的。

儘管如此,雪子還是感覺母親被奪走了。因此,雪子愈來愈覺得寂寞,而能夠填補這個心靈空隙的,就是章一郎。同樣地,章一郎在家人都熱心於新誕生的孩子之下,和雪子在一起的時間也愈來愈多。

新誕生的這個男孩,對章一郎來說,也是個不愉快的事實。看到他本能地吸吮母奶的樣子,不管願意與否,章一郎就想到自己死去的母親。擁有健康又看起來何等幸福的這對母子,讓章一郎對母親的回憶,痛苦地浮現出來。身體虛弱的章一郎在剛懂事時母親就去世了。

然而,或許是章一郎不想承認被這件事所傷,所以更加倍安慰雪子。

「可憐的小雪啊。母親被奪走了,一定很寂寞吧。」章一郎一邊說著,一邊撒嬌似地貼近雪子的身體。

對章一郎來說,在複雜的環境中,並沒有可以撒嬌的對象。母親已經過世,而且自己是名門的長男,父親在養育他時自然不會驕寵他。章一郎心中承受著深深的寂寞。新的母親和妹妹出現,緊接著弟弟誕生,再加上章一郎是個非常優秀的孩子,根本沒有人會去關照他。

幾乎沒有度過撒嬌的時期,章一郎眼前展開的,就只有一條作為名代的商家的後代,負有重大責任的路程。

由於是大戶人家,女傭有好幾個,所以松並非不可以離開喝奶的嬰兒,雪子也不是被放置在一旁不管。但是,章一郎因為讀書和學技藝愈來愈忙,即使松想製造和章一郎在一起的時間,有著天生高度自尊心的章一郎堅決拒絕,且對旁人也很快地在心中築起一道牆,似乎不再是小孩子了。

章一郎唯一談心的人就只有雪子。雪子年幼,跟她說話沒必要虛張聲勢,也不用持有戒心。可以撒嬌的人,就是可以讓自己任意說話的人,即使說無理的話,也不會挨罵。對章一郎來說,這樣的對象,就是雪子。

 

 


封-義兄  

 

夢幻妖艷的禁斷之愛,五濁惡世的淫靡地獄。

 

明治年間,年僅四歲的雪子,隨著改嫁的母親進入豪門,在此遇見了長她四歲的義兄章一郎。人前義兄對雪子愛護有加,但四下無人之際,義兄對雪子病態的佔有慾與異於常人的執著之愛,如揮之不去的夢魘,主宰著雪子往後的人生。

 

雖然受到義兄無數次侵犯,雪子心中其實有個愛慕已久的對象。年長雪子三歲的貞吉,向懼於這份禁斷之愛的雪子伸出援手,他清新潔淨的氣息幫助她獲得心靈上的救贖,更沖去她原本以為再也無法洗淨的一身污穢。

 

 雪子透過與純真樸實的貞吉的私會,初嘗到了戀愛的甜美滋味。可是義兄為了不讓別的男人將雪子奪走,竟然使出惡魔般的手段。

 

 

***

 

 

作者丸木文華在創作《義兄》時,其實根據明治時期(西元18521912)的歷史氛圍跟社會事件,融入小說裡的部分情節當中。

 

小說中義兄吟誦之文句「萬般之真相,一言以蔽之……曰,不可解……」其出處乃日本明治時代一位當時就讀於東大、被認為前途似錦的學生藤村操,自殺前所留的遺書。此人的自殺在當時的日本引起一波自殺風潮,作者將此事件融入小說情節中。

故事中也略微提及當時日本的刺青文化,刺青在明治時期之前本屬於附庸風雅的文化,到了明治時期因為被禁止,所以轉為地下化,更成為流氓才會做的事。《義兄》另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特色,便是笠井步無比華麗的插畫。實在太漂亮了。

ShiS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封-鞭笞情人的火吻  

 

 

灼熱的鞭子╳滾燙的肌膚=越愛越痛快

「英國惡習」極致呈現的SM小說。

 

  牛津大學生賽西爾遇上了一個難題。他身陷穆瑞兒和她的女僕之間的三角關係中,「問題」是:穆瑞兒喜歡用竹籐鞭打他的屁股。過沒多久,新主人出現了──賽西爾終於確立他的統治地位。雙方達成共識後,他以奉行風紀之名進行復仇大戰,施予痛苦的歡愉──輪流懲罰穆瑞兒、她的女傭和穆瑞兒的兩名侄女。在視性鞭笞為傳統的英國上流社會,《鞭笞情人的火吻》是一部震撼人心、角色刻畫生動的SM經典。

 

  本書大量出現的性鞭笞場景,歐洲大陸廣泛稱之為「英國惡習」,可見性鞭笞是非常英國味的東西,通過鞭打和其他種類的肉體懲罰達到性滿足的現象總是和英國聯繫在一起。它表明,在英國對性的焦慮感遠遠超過了歐洲大陸的其他國家。在十九世紀初年,倫敦建立了很多為有此愛好的人所設的場所,其中的主要活動就是性鞭笞;女人們在師傅的教導下學習性鞭笞的技巧,學習優雅有效地使用鞭子的藝術。女人被認為是「較少獸性的」、「更有控制力」的人,因此可以擔當在男人表現出動物本性時加以懲罰的重任。

 

  英國屬於在社交文化中極為強調端莊的民族,因此羞辱才會被認為特別刺激,並進一步被性感化。鞭笞的興趣為什麼在維多利亞時代最為盛行,一個明顯的原因是那個時期的禁欲傾向和社會風氣的極度看重端莊。對陰部或私處的暴露所帶來的羞恥感極度強烈。因此,與其說虐戀傾向屬於某一民族,不如說它有可能與某個民族強調儀態端莊的程度有關,例如日本也是一個極為強調社交禮儀和端莊的民族,虐戀亞文化在日本也很盛行,有大量的虐戀酒吧、俱樂部和虐戀色情材料存在。這或許說明,端莊在一種文化中地位愈是重要,喪失端莊、受到羞辱在人們心目中就愈是可怕,從而引起過多的焦慮。虐戀中的羞辱因素是對端莊的補償,或者說是對過度強調端莊的反動。


  

ShiS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封-印度慾海花.jpg 

 

一.軍令

 

當我在英格蘭收到軍令,需即刻前去和駐紮阿富汗的我軍一營會合時,阿富汗當地的戰事似乎已近尾聲。我不久前甫升任上尉,一年半前也才剛新婚,對於即將與妻子幼女分隔兩地的離別之苦實在難以言喻。部隊將在離開阿富汗滿是岩石的不毛之地之後,移防到肥沃的興都斯坦平原;不過,在移防後的駐紮地點確認之前,她們暫緩前來和我團聚會是比較好的決定。而且,當地氣候非常炎熱,只有迫於需要的人才會在如此炎熱的天候前往印度,加上當時正值一年當中最為酷熱的季節,弱女子和幼兒並不適合在這樣的氣候下長途跋涉。再者,我的妻子是否該到印度與我會合仍是未定之數,因為我在國內仍有一軍職待上任,但在履任之前,我仍得先與我的軍團會合。


奉令前往阿富汗讓我頗為苦惱,因為戰事顯然已告終,我現在前去分享榮耀未免也已嫌遲,我可能還得接受駐紮環境的困苦與不便,更別說這個原始、蠻荒的國家是阿富汗。而且在當地,我很可能不是光榮地戰死沙場,而是命喪阿富汗彎刀之下,或是死於在阿富汗常見的謀殺案裏。儘管心情沉重,前景堪慮,我還是只能光榮地服從軍令前往當地。


各位讀者,我就不再在此贅述我與妻子的離別之苦了。


我和妻子道別之前並未對她承諾守貞,我倆都沒想到這件事,或是認為有必要許下如此承諾。雖然我頗好肉體交歡之樂,婚前也常有機會享受情愛歡愉,但我認為自己在婚後玩心已定,是一個安分守己的已婚男人,從不對妻子之外的對象有過慾念,因為我熱情可人的妻子非常樂於回應我在床笫之間對她的愛撫,當我和她纏綿之際,她美麗外貌和青春肉體的迷人魅力不單徹底地攫住我,在我沉迷其間時,似乎也變得更具誘人魔力。


各位讀者啊,對我親愛的妻子來說,生活即是激情。她不是那種出於為盡人妻義務而冷冷地接受丈夫愛撫的女人。對這種女人而言,這樣的義務不帶歡愉之情或感官之樂,反而更像贖罪的行為。不!我的妻子不是這樣──


「不要!親愛的,讓我好好睡覺。我昨晚做過兩次了,我不認為你還會想要。你應該節制一點,有點羞恥心,不要把我當成你的玩物。不要!拿開你的髒手,不要碰我的睡衣。我嚴正聲明,你這是非常猥褻的行為。」在被堅持的丈夫折騰得筋疲力竭之後,她認為最快的解脫之道就是讓先生稱心如意,於是勉強讓丈夫掀開裙子、露出冷冰冰的私處,心不甘情不願地張開雙腿,像條死魚躺在床上,完全不覺得丈夫費盡心力想在她冷若冰霜的態度中燃起一點歡愉愛火的努力。


我心愛的露伊可截然不同,她會以愛撫回應我的愛撫,以擁抱回應我的擁抱。因為她懂得品味肉體交歡的歡愉和喜樂滋味,才能讓每個甜蜜的犧牲帶來更多歡愉。能擁有像露伊這樣的女人永不嫌多,而露伊對我也這麼地認為。


「親愛的,再來一次,再多一點。這對你有益,而且我想我會喜歡……」如果我的陽物在她玉手愛撫之下,沒再度昂揚的話,是極不尋常的一件事。再度勃發是為了再次將無比的歡愉送進那豐盈、震顫的魅力來源之地,這最深沉、最豐饒的源頭深處,即是眾妙之始,也正是愛之聖殿。


我得取道阿拉哈巴德,前往耶侖當地的臨時車站,再從那裏改搭轎子到契拉特。據知,這地方是南方邊境的佩夏瓦山谷頂上的一個小型駐紮地。在副指揮官告知我確認的駐紮地之後,我就開始準備迢迢旅程期間所需之物;除了一些必備品外,我還特別買了一本法國作家泰奧菲.高狄耶所寫的情色傑作《莫萍姑娘》。


從孟買取道阿拉哈巴德,前往佩夏瓦的路程幾乎穿越了整個國家,我很擔心這段旅程會讓我覺得無趣。我在這段旅程中,只有一回曾受到女色誘惑,不過我笨拙地謝絕了對方出於善意的詢問。當時我人在阿拉哈巴德停駐一段時間,可以看看當地過往曾統治這個國家的君主王子位在恆河和亞穆納河河畔的陵寢,以及一些我感興趣的景點,還算愉快的。當我回旅館時,一個當地人以一口土腔英語叫住我。


「大爺,想叫個姑娘嗎?我宅子裏有個非常漂亮的混血小姑娘,如果大爺有興趣來瞧瞧的話……」


噢! 莫萍姑娘!


我沒興趣去看他口中那位漂亮的混血女孩。基於道德,我克制住自己的欲望。事實上,我當時甚至笑了出來,心想在印度可真會有女人能激起我心中的欲望嗎?


耶侖的車站到了,不過,要離開印度邊境進入中亞之前,我得先橫渡一條佩夏瓦山谷間的大河。我還得繼續乘轎連續走個兩三天才到得了阿托克。雖說乘轎子是個挺舒服的行進方式,不過,旅人在轎內只能躺或是坐的姿勢卻很容易讓人厭倦。在河水撞擊河底巨岩激起的轟隆聲中,乘船橫渡激流滾滾的印度河著實是種刺激的體驗,特別是在暗夜裏,四周幽暗無光又讓震耳激流聲響更添令人擔憂的危險氣氛。另一頂轎子已經在對岸渡口等著了,靠岸後,我鑽進轎子躺下來,一路沉睡,直到抵達諾雪拉才醒來。


啊! 莫萍姑娘,多可愛的女孩啊!


她是誰?我猜她一定是此地上校的女兒,早上出來散散步,從她穿過轎子上半開的拉門望著我的企盼眼神看來,她一定正等著某人,也許是她的未婚夫,所以她的眼神才如此地迫切卻也如此失落。


親愛的讀者啊,當我睜開雙眼、從半開的轎門望出去,我看到了一尊女性美的完美形體。


一個身著貼身灰色服裝的女子,草帽斜戴頭上,襯映著她美麗、勻稱的臉。多麼完美的鵝蛋臉型,多麼美的一張臉。但一雙明燦雙眼卻如此嚴肅。多麼精緻小巧的鼻子,小嘴猶似玫瑰苞、雙唇如櫻。她必有貴族血統,容貌才能如此細緻。老天,朱彼特、維納斯!多美的樣貌啊!看那圓潤細緻的肩膀,豐腴美麗的雙臂、她身上的衣物如此貼伏,讓肩臂的線條顯得如此清晰,她起起伏伏的酥胸顯得多麼潔淨、清純。她豐滿的雙乳如此驕傲地從她低調卻催情的緊身胸衣前幾近蹦發而出。小巧如貝的雙耳貼伏著她的頭部,我真希望能輕輕地揉弄她那雙小巧的耳垂。她看起來真美、真細緻。多麼純真無邪、宛如處子。


方才的驚鴻一瞥,讓所有思緒在我腦中閃過,這一眼,我看得如此清楚,確信她是真真實實存在,但她的容顏卻又如此地異於常人,不沾一絲凡俗之氣,讓我根本不會想到自己能否一窺其私處。


按照計畫,我要在諾雪拉這裏停轎,即刻改騎馬到契拉特。不過,當我抵達驛站哨所,同時也是我該換乘馬匹之處,一個當地人稱巴布的驛站站長卻說他的馬最遠僅能供我騎到普布里,也就是約莫介於諾雪拉和契拉特兩地之間的村莊;到了那兒之後,我得自己想辦法繼續前進,因為過了普布里之後,不管乘轎或騎馬都無路可行。好心的巴布還加了一句,稱說普布里和契拉特之間的區域盜匪橫行,對旅人而言十分危險,他又說,兩地之間的距離可是足足有十五哩之遠!他建議我在諾雪拉當地的旅店先等上幾天,看看有無商隊行旅的領隊能帶我隨隊前行。


對我而言,這消息無異是一大錯愕與阻撓。如果前行無路,我到底該如何帶著一堆行李到契拉特去?這樣的狀況下,我該怎麼繼續前行十五哩?我從英國到這裏已經走了幾千幾百哩了,現在卻困在這該死的最後的十五哩路上。但眼下似乎也無計可施,只好聽從好心的巴布的好心建議,在當地旅店先停留一段時間,等待有無領隊消息。


我要入住那間旅店並未和其他屋舍比鄰,而是獨立一處,離鎮上大路還有一小段距離。我得從驛站回頭走上一小段路才能到那兒。我遣退了轎伕,喚來「坎薩馬」,亦即房務員,他說這旅店已滿,沒有空房可以讓我住了。這句話還真是「錦上添花」啊!就在我和房務員交涉之際,一個樣貌親切的年輕官員捲起他房門前的竹簾,走到露臺來,說他聽到了我方才所言。他說他正等著雇轎子離開這裏,好繼續他在鄉間的行程,剛好我的轎子送我過來,能讓他搭著繼續旅程,而他離開正巧也能讓我入住謄出的空房,對我倆而言都是個好機運。他說他即刻派人上路去攔下離開不久的轎伕,如果他攔到了轎子,他就能讓出房間給我了。不過他說,他的房間有兩個床位,如果我不反對的話,倒是可以先和他共用一室。我當然高興地接受了他的提議,很快將行李送進房裏,享受了在印度絕對必要、而且讓人神清氣爽的一件事,就是好好地洗個冷水澡。我的新朋友為我點了早餐,在我梳洗一番之後,我們一起坐了下來。兩個官員在這樣的情況下相遇,很快就成了猶似相識多年的老友。我和新朋友彼此介紹,談談我們到過哪兒,要去哪裏。當然,幾乎已近尾聲的戰事是我倆最主要的話題。在我們更熟稔之後,話題不免如同所有男人一樣,談到愛情和女人。我的年輕朋友告訴我,境內所有的英國軍隊都在到處找女人。因為阿富汗戰場上連個女人都見不到,若依此判斷,從軍官到士兵,至少都有兩年沒碰過女人了。


他笑著大喊:「老天,我看佩夏瓦的窯子可是大豐收了。軍隊從阿富汗移防回來之後,大隊人馬瘋狂湧進市集裏頭,好多英國大兵在妓院門口等著,每個人手裏都抓著自己的屌大喊,叫裏邊的人動作快一點。」


親愛的讀者,他這麼說當然是誇張之詞,不過實際倒也與您想像的相去不遠。


我們剛抽完飯後菸,他的隨從正好乘著從阿托克送我過來的同一頂轎子回到旅店,不一會兒,我興高采烈的朋友就和我握手道別了。


他指了指隔壁房說,「那兒有個人,我得去和他道別,接著我就要起程了。」沒一會兒,他就回來道別。接著,我只看到他的身影和轎子隱沒在一陣塵土飛揚中,遠離我的視線。


當他離開的時候,我覺得寂寞又難過,因為這旅店雖然住滿了人,但我卻獨處在這小小地方,和眾人隔絕開來;雖然我偶爾會聽到其他住客的聲音,但我卻連一個人影都沒見到過。我忘了問他我鄰房的住客是誰,不過因為我心裏正煩惱著該如何到契拉特才好,因此也沒特別在意這個問題。當時已近上午十點,道道致命的灼熱日光正朝諾雪拉所在的這片炙熱平原上射下,陣陣的熱風也開始吹來,吹得人眼唇既乾又澀、幾乎快被烘乾。我不知如何自處,天氣已經熱到我根本不想去旅隊隊長那兒了,於是我又點了一根菸,從背包裏拿出《莫萍姑娘》,走往露臺,在一根柱子後坐下,好避開惱人熱風和蒸騰熱氣,試著讀點東西。不過,現在連莫萍姑娘這個美人兒也魅力盡失了,我只好躺回椅子上,懶洋洋地抽著菸,看著蒸騰在漫漫黃沙熱氣中的群山遠景。當時,我完全不知道我所望之處正是契拉特所在,倘若我當時知道,對眼中的山景應該會更感興趣吧。


親愛的讀者,您知道那種明明沒看見人,但卻感受到正有人盯著你瞧的感覺嗎?當時,我就特別地感受到這種感覺—我懶懶地躺在椅內,看著眼界所能及的遠處,感覺到有人正在身邊,緊緊盯著我瞧。起先,我抗拒心裏想回頭看看到底是誰的誘惑,但這背後的眼神仍舊緊盯著我。我也太急躁了,加上這詭異的感覺益發讓我不安,於是我稍稍轉頭,好確認到底是真的有人在背後,還是我熱昏頭了。


我非常訝異地發現今早瞥見的那張美麗容顏,正隔著微啟的簾子從隔壁房看著我!我實在太訝異了,我竟沒有仔細端詳那位女子的面孔,而是馬上轉回頭繼續望向遠方山景,好似轉頭朝她的方向望去是失禮的行為。不過,我感覺到她的眼神仍然停駐在我身上。我覺得很訝異,因為任何人若是有她這樣的身分地位(我相信我對她身分的推測是正確的)還對著一個全然陌生的人盯著看的話,應該會對如此無禮的舉動感到慚愧才是。我又轉回頭,這一次,再仔細看了一下這位美麗但奇怪的女子。她的一雙漂亮大眼滿是慾火,眼神似乎要刺進我眼裏,解讀我腦中想法。有那麼一會兒,我想她應該是腦子有點壞了,但她的身影消失在簾子後,似乎已對觀察所見心滿意足。就在那個當下,我的好奇心完全被激起。她是誰?她是自己一個人嗎?還是她正和某個不知名的上校共處一室?她為何這麼緊盯著我看?我的天,她又出現在那裏,我受不了,從椅子上一躍而起,走回房間,喚來房務員打算問個清楚。


「我隔壁房住的是誰?」我指了指隔開我和隔壁房一扇共通但緊閉的房門問道。


「是一位『曼莎依』,大爺。」


一位曼莎依……我以前來過印度,這次是我第二次因公來到此地,我知道「曼莎依」指的是已婚女子。如果有人問我的話,我會說我很訝異,我以為這可愛的女孩沒碰過男人,也不該碰過男人,除非她遇到的,是一個能取悅她的男人中的男人。不知為何,這想法深植我心。


「那她丈夫跟她在一起嗎?」


「沒有,大爺。」


「他人在哪裏?」


「我不知道,大爺。」


「那她是何時到這兒來的?」


「七天、十天之前吧,大爺。」


看來從這男人身上我應該也問不到什麼訊息……我再問最後一個問題就好。


「那這位夫人都是單獨一人嗎?」


「是的,老爺,她都獨自一人,連個女僕都沒有。」


  這可好了!我今天早上剛離開的那位朋友有多常和她見面呢?親愛的讀者,您從經驗判斷,想必也猜得到所有事情非比尋常。但我就是深信她不單是個尋常仕女,更是特別純真聰慧。



英國家喻戶曉的情色經典。

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好評

★寫得很好的情色小說,相當有趣的情節跟故事,值得一看。

★相當優秀的情色小說,有故事,角色個性鮮明,忠實呈現英國軍官在殖民地印度的生活面貌。

★火辣辣的古典情色小說。

★若不是涉及情色,本書必成為十九世紀最傑出的小說之一。

 

赤熱╳慾念╳殺戮╳報復╳嫉妒

十九世紀末,大批英國官兵前往印度殖民地,許多女眷隨行踏上這陌生又赤熱的大陸

 

戴福羅上尉告別了年輕美麗的妻子和孩子,奉命隻身前往印度,當他遇見同袍的妻子之後,與妻兒的離別之苦便在她身上得到完全的撫慰。

 

當兩人被迫分離後,戴福羅沒想到,一場致命的災難正等著他,卻也點燃了他與上校女兒之間難以撲滅的愛慾火苗……

 

《印度慾海花》的故事發生在殖民時期的印度斯坦,溼熱的氣候與情色肉慾在字裏行間交雜,兩相結合,為這則故事提供了最好的場景。

 

【作者簡介】

查爾斯‧戴福羅

此為筆名。作者的真實身分可能是當時的英國陸軍少校,但他的真實身分至今仍是個謎。

ShiS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性的滋味太入骨,他用盡權勢、一切手段奪取,只為滿足一己的私慾!

封-愛慾玫瑰.jpg 

故事大綱

     在法國布列塔尼半島上的一座古堡裡,住了一位年輕的堡主,某次在放蕩的表兄弟勸誘下,加入一個專門縱慾行淫的祕密團體。社團裡,禮教綱常全遭禁絕,極致的淫蕩放縱才是最高的行為準則。在飽嘗極致的肉體饗宴後,未經人事的堡主搖身一變成為嗜嘗情慾花蕾的高手。他立志遊歷四海,把全世界最貌美的五十個女子帶回古堡,將他的古堡打造成一座金碧輝煌、具有東方風情的後宮。

 

創作時化背景

從十八世紀一直延續至今的法國情色小說,使得情色元素成為法國的文化特色,情色藝術在法國十分發達,成為流行的文化符碼。在法國,性是開放、外露、張揚、充滿個性的。最突出的表現是為知名的法國香水品牌做廣告的模特兒永遠是一絲不掛,因為法國人認為,充滿了性的欲望才是最美的,最易贏得人心。 

十八世紀的法國出現情色小說創作高潮並不是偶然事件,而是與這一時期的社會情況和啟蒙思潮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在動盪的法國大革命前後,隨著各種宣傳啟蒙思想和鼓動革命風潮的書籍和小冊子在法國大眾中以迅猛之勢廣泛傳播。當時同樣起著煽動情緒、激發狂熱和暴烈心態的各類情色文學作品也混雜其中,流傳甚廣。由於這種書能夠使人受到刺激而達到更加興奮的狀態,而這種狀態是更適合於一觸即發的大革命態勢的,所以在當時相當受歡迎。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這些瘋狂的性愛作品帶有淫穢的成分,但大部分是具有社會歷史價值的情色小說,不少都是描述貴族或神職人員無能、有病或不道德,以便低下階層攻擊上流社會。

法國的社會風氣較為浪漫,帝王貴族更是荒淫無度,甚至到了變態的程度。波旁王朝的君主幾乎一代比一代昏庸和淫亂。一七八九年七月,法國大革命爆發,那時全國流行一首諷刺意味十足的歌謠:

 

祖父是個吹牛者,父親是個大笨蛋,孫子是個膽小鬼。

啊,如此卓越的家族啊!法國是你的。

 

這「祖孫三代」就是路易十四、路易十五和路易十六。路易十四有「嗜床癖」,在耗時二十六年建成的凡爾賽宮中,他就準備了四百一十三個臥榻。他的「嗜床癖」甚至在征戰沙場時也表露無遺,他派隨從把大如方舟的「龍寢」連同帳篷一起運至戰場,並要寵妾們作陪,使他可以隨時和女人在上面尋歡作樂。

路易十五是路易十四的第三子,是一個對政事毫無興趣的浪蕩子,擁有許多寵妾。他嗜愛少女,終日在鹿園和十四五歲的女孩淫樂。他荒淫無度,凡是他感興趣的宮廷女子,他都毫不猶豫地強佔過來,同時十分冷酷自私,不允許任何事干擾他的尋歡作樂。據傳,有一次他強召宮廷的一位貴夫人來滿足他的性欲,這位貴夫人不敢違抗聖旨,只是把這個命令告訴了她的丈夫,於是這個丈夫就故意去染上梅毒,然後把梅毒傳染給妻子,妻子又傳染給路易十五,結果使這個荒淫無恥的國王死於非命。

對歐洲大陸的任何國家來說,一七八九年的法國大革命是一個巨大的衝擊,舊的封建制度逐漸瓦解,人們希望洗滌過去貴族社會留下的污穢,使得新社會更加純淨。十九世紀中葉登基的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她對性的管理和限制,正是在這種時代背景下出現的,因此,在歐洲近代史上出現了以性保守著稱的「維多利亞時代」。

這個時代,許多中、上層的婦女由於受到性壓抑的淑女式的教養方式的影響,加上對自己生理的無知,大都表現出一種性能力不足的毛病,淑女即使沒有對性交產生肉體的厭惡,也缺乏一定的技巧享受性生活的樂趣。加以許多丈夫又有自己事業上的許多麻煩問題,所以夫妻性生活往往成為例行公事。這種性觀念和性態度必然造成男人欲求不滿,促使男人沉溺花間柳巷,而且把向別的女人發洩性欲看做是對妻子的恩惠。

十九世紀是歐洲「賣淫的黃金時代」,在那個時代高級妓女和街頭妓女都十分盛行,妓女不一定都來自社會底層,很多男人喜歡有教養的上流社會女人,於是上流社會女人出來賣淫的也所在多有。十九世紀六○年代,巴黎的妓女將近十二萬人,當時的巴黎是歐洲的歡樂市場和快樂的發源地,僅是聚集在皇家廣場之前的阻街女郎就將近兩千人。

至於英國維多利亞女王下令禁止出版色情書刊之後,所有的猥褻圖書都轉向地下秘密出版,而且比過去更加猖獗。這都說明,社會上淫亂風氣的形成非一朝一夕,有它在經濟、政治、文化上的許多原因,不是單純地靠禁止就能改變的。


ShiS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英國最端莊、禁慾的維多利亞時代,造就了最敗德淫穢的情色小說。

衣冠楚楚的上流士紳淑女,掙脫禮教束縛,展開一場接一場異色又聳人聽聞的情慾冒險。

 

封-上流少女的敗德日記.jpg 



 

內容簡介:

  貴族少女碧翠絲在學校中結識了美麗的金髮室友愛麗絲,兩人結伴親歷了一次又一次令人匪夷所思的性愛狂歡,並在無意間發現了全世界最神祕的修女會組織,會中修女透過奉獻靈肉與權貴人士結合,為教會謀取最大的權勢。在雙姝的祕密性愛世界裡,淫蕩敗德的情慾體驗乃是家常便飯,而流淌在情色詩篇中的是處子幻想、鞭笞施虐和宗教罪愆。

  本故事摘自一八七九年至一八八○年間在英國倫敦發行的雜誌《珍珠:淫豔小集》,其內容有情色小品、淫褻諢語及假托書信,恣意渲染英國上流社會中人的風流韻事,以此為賣點而聞名。

 


 

編按語

 

  英國維多利亞時代(一八三七-一九○一)倡導禁欲與清教徒式的性愛觀,在那個時期,所有的女人都被列入貞女或娼妓兩類,非此即彼。家庭成為神聖的園地,女人取代男人,成為家庭中的教化力量。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光是想要和這樣的女人發生性關係都是亂倫。

 

  女性也配合社會上所希望的形象,進入一個十分封閉而保守的狀態。女人和男人授受不親,看醫生要用洋娃娃來標示她不舒服的部位,連生產的時候,醫生都得用塊布蓋住她,在布下摸索著幫她接生。這種形象下的女人,當然大家都認為是不會感到性的歡愉的。所以良家婦女做愛的時候都力求不做反應,男人對性的需求,得靠去妓院解決。

 

  說來諷刺,因此維多利亞時代也是妓女、性病、被虐狂、性變態等大行其道的時代。根據當時官方統計,倫敦的妓女有七千多名,可是實際數目接近八萬名,其中不乏情婦、女僕出來兼差賣淫;同時,有教養的上流社會已婚婦女感染梅毒的比例也相當高。

 

  在這時期,英國也出現許多佚名人士所寫的色情讀物,本書所從出的《珍珠:淫豔小集》即為其一。時至今日,美國書店中標為「維多利亞時期」的出版物多指色情讀物。

 

  本書大量出現的性鞭笞場景,歐洲大陸廣泛稱之為「英國惡習」,可見性鞭笞是非常英國味的東西,通過鞭打和其他種類的肉體懲罰達到性滿足的現象總是和英國聯繫在一起。它表明,在英國對性的焦慮感遠遠超過了歐洲大陸的其他國家。在十九世紀初年,倫敦建立了很多為有此愛好的人所設的場所,其中的主要活動就是性鞭笞;女人們在師傅的教導下學習性鞭笞的技巧,學習優雅有效地使用鞭子的藝術。女人被認為是「較少獸性的」、「更有控制力」的人,因此可以擔當在男人表現出動物本性時加以懲罰的重任。

 

  英國屬於在社交文化中極為強調端莊的民族,因此羞辱才會被認為特別刺激,並進一步被性感化。鞭笞的興趣為什麼在維多利亞時代最為盛行,一個明顯的原因是那個時期的禁欲傾向和社會風氣的極度看重端莊。對陰部或私處的暴露所帶來的羞恥感極度強烈。因此,與其說虐戀傾向屬於某一民族,不如說它有可能與某個民族強調儀態端莊的程度有關,例如日本也是一個極為強調社交禮儀和端莊的民族,虐戀亞文化在日本也很盛行,有大量的虐戀酒吧、俱樂部和虐戀色情材料存在。這或許說明,端莊在一種文化中地位愈是重要,喪失端莊、受到羞辱在人們心目中就愈是可怕,從而引起過多的焦慮。虐戀中的羞辱因素是對端莊的補償,或者說是對過度強調端莊的反動。

 

  本書故事或許充斥淫褻諢語,然而透過對故事時代背景的了解,看到的就不只是色情而已,或許還能產生猶如翻閱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祕密社會檔案的趣味呢。


 

ShiS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封-穿毛皮的維納斯.jpg  

 

我願在愛裡臣服, 

男人天生該臣服於一個漂亮的女子, 

成為他所愛慕所崇拜的女人的奴隸。 

 

小說講述了一個為愛受虐的故事,它為我們刻畫了一位一心想實現自己愛情幻想的主人公塞弗林。塞弗林是一個歐洲貴族,他愛上了美麗的汪妲,覺得表達自己愛慕之情的最好方式就是成為她的奴隸,希望她穿著毛皮大衣、拿著鞭子在他身上殘酷無情地抽打。

 

汪妲極不情願地接受了這個「差役」,並給他起名為格列高,然而,她認為格列高的愛對她來說是莫大的恥辱。小說描述了塞弗林的情感妄想,以及在冷酷無情的汪妲身上所找到的「理想的」性愛方式。在這個憂傷痛苦的愛情故事裏,作者用同情的筆調描寫了塞弗林不同於常人的性傾向,並全景再現了他與他的理想伴侶----汪妲之間的真實情感歷程。

 

一百多年來,作者薩克-馬索克所刻畫的人物形象,影響了一代又一代的讀者。《穿毛皮的維納斯》被認為是繼法國作家薩德之後的情色經典之作。作者將生活哲學和情色文學緊密地聯繫在一起,對「痛之愛」和「愛之痛」進行了酣暢淋漓而又精緻入微的描繪。

 

這部小說既讓作者聲名狼藉,也讓作者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不朽──「虐戀」(sadomasochism)一詞來源於作者的名字,並進入了心理學詞典。

 

  這不僅僅是一個聳人聽聞、關於性的扭曲的故事,也不是維多利亞時代頹廢生活的幻想,《穿毛皮的維納斯》是關於一個男人充滿熱情與力量的寫照,他掙扎著在欲望的領域中引導自己和自己的世界。


 

  facebook:http:http://www.facebook.com/pages/%E7%A9%BF%E6%AF%9B%E7%9A%AE%E7%9A%84%E7%B6%AD%E7%B4%8D%E6%96%AF/209379372431055

ShiS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